快捷搜索:  诺发康  2022  2023  2021

教培退潮,搁浅的从业者仍在寻找答案

傍晚江边驻足的人 李梓毅/摄

“恍惚”是林潇在“双减”之后的最大感受。

“真的就像小红书和微博上大家说的,‘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从今年7月份入职一家主打外教授课的在线少儿英语机构到公司解散,期间只有短短的一个月,而林潇感觉自己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每天都在见证历史。

2021年7月24日,“双减”政策正式落地,万人校招、股市上涨、企业融资的消息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降薪裁员、关停业务的新动态。这个曾经吸纳大批毕业生的行业,现如今却在短时间内释放出大量从业者。文雯所在的教育公司从9月份到现在已经过两轮裁员,在此次变动中被裁的同事还有尚未找到合适工作的。

离开教培之后,众人何去何从?留在教培的人又作何打算?行业大变局之下,身处其中的教培人不得不思考几个“终极问题”:我是否真心热爱这个行业?我适合做什么?如果跨行换行业,我能去做什么?

大潮涌来,千万人跻身扎入行业;潮水退去后,赶潮人寥寥,有人搁浅于滩上,有人选择留在岸边观望。

入行一个月,仿佛经历了一年

林潇是在今年7月份进入教培行业的。尽管此前关于“双减”的传闻早已沸沸扬扬,但作为教培新人的她并没有关注到,有的教育公司已经开始关停启蒙业务、裁撤员工,甚至直接退出教培行业,唯一看到的是行业招聘依旧。

英语专业出身的林潇在公司担任外教管理员的角色,专门负责与授课的外教老师对接工作、管理课程。每天能够和外教用英语对话,让自己的专业所长发挥作用,是这份工作对她最大的吸引力,公司多为同龄的同事和融洽的工作氛围也让她庆幸自己终于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

在来到这家教育公司之前,林潇曾在国际邮轮上当海乘,受疫情影响,旅游业尤其是出国游受到重创。如若像往常,海乘下船休息两个月之后就得继续出海,但这一次却整整休息了一年多,“那时候差不多也相当于失业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一次又是一个行业的(巨变),感觉整个行业都要没了,觉得自己有点难。”

7月24日,“双减”意见正式出台,当天看到新闻的林潇在工作群里问,“这个政策和我们有关系吗?”她得到的回复是,“应该是有的。”

“双减”意见提到,“聘请在境内的外籍人员要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这一条规定直指依靠外教开展教学活动的各家教育公司,包括林潇所在的企业。

很快,公司开始第一批裁员,林潇打听到的结果是:只留下核心员工。裁员潮已然掀起,“每天都会看到有人离职。坐在你对面的人今天走了,坐在你斜对面的人明天走了。”

而至少到2021年年初,在线教育仍在蓬勃发展,各家为抢占市场份额,纷纷出高薪招兵买马,储备服务能力。《2020年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显示,第三产业在阶级结构中的比重稳步提升,为毕业生就业发展提供了更多选择,其中教育业是吸纳本科毕业生数量最大的行业,近五年就业比例增加最多。在2019届本科生就业量最大的前50位行业中,中小学教育机构以9.9%的比例位居第一。

林潇以为,自己是公司新员工,没多少基础和积累,大概很快也会收到被裁通知,数日过去,却只见身边同事一个个离开,自己竟成为“幸存者”。仔细一想,或许是一张教师资格证暂时保住了她的职位。

一天,部门经理和BP约谈林潇,“两个人对着我,比较严肃,就问我要不要转岗区、去做中教老师,那边比较需要人。”上司明确和林潇表示,外教管理部门只会留下一两人,且不一定留得下。林潇一想到新工作是月初才确定下来,再在大热天里到处找工作也怪折腾的,隔天就转到中教部门。

转岗不到一天,公司前端销售部门被解散,三四百号人收拾东西回家,林潇还没把新位置坐热乎又因公司决定转型做成人教育被转回外教管理部门。“回去之后大家就说,这次终于可以放心工作了,开会也说公司之后不会裁员了,为了稳定军心,还提前了四五天给我们发了工资。”

然而,多番尝试后,公司终究还是走不下去了。转岗约一周后,教研部门被解散,林潇和同事逐一被喊到办公室,当天就办好离职手续收拾回家。“好不容易有一个公司,各方面我都很喜欢,经理、老板也喜欢你,发现终于有人能够认识、肯定你的价值,给你平台去发展的时候真的很感激,但它又突然没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